内蒙古自治区镶黄旗人民检察院-w66利来

 
当前位置:w66利来首页>>检察文化
检察官读《我们仨》——谨以此文缅怀杨绛先生
时间:2018-04-24  作者:  新闻来源:  【字号: | | 】

  “这是我的妈妈,你的妈妈在那边。”她要赶爸爸走。 

  钟书很窝囊地笑说:“我倒问问你,是我先认识你妈妈,还是你先认识?” 

  “自然我先认识,我一生出来就认识,你是长大了认识的。” 

  --钟书父女的“绝句”对话,摘自《我们仨》。 

  我们仨 

  这本书太过不起眼,与当下精美的印刷术格格不入,素色封面,名为《我们仨》。读这本书时,丈夫和儿子在客厅搭积木,两人不时因为意见不合而哼哼两句,不时因为摆好的图案击掌欢笑,然后儿子奶声奶气的压低了声,说“不要吵到妈妈”。是啊,我们都是因为爱而聚集在一起的“我们仨”。 

  穿越杨绛平淡朴素的字迹,怀着对钟书先生的无限景仰,对这个在学术领域卓有建树家庭的无限美好猜测,我沉浸在这个爱的世界里,让情愫缓缓流淌,让人生且行且惜的感悟滴滴渗透,让所有无言的感动在我生命的脉搏中欢快而沉重的跳动。 

  (一)家 

  生命,需要一种温度。心灵,需要一种呵护。家,就是这种温度与呵护。奔波劳累时于精神是一种寄托,烦恼受伤时于疼痛是一种解脱。爱,是单纯的情与暖,是发自肺腑的疼与惜,是融入生命的眷恋,是牵手灵魂的相约,是眼与眼的守望,心与心的体贴。杨绛先生与钟书的相濡以沫,在生活的碎片中定格。想像一下两个不识家务的学者是如何打理每日的柴米油盐,他们的真实生活都在杨绛先生的笔下复活,譬如在牛津做活虾,杨绛先生内行地说要剪掉须须和脚,但刚剪一下活虾就在她手中抽搐,她吓得丢下剪子和虾逃出厨房。钟书问她怎么了,她说,虾被我剪得痛得抽抽了,以后咱们不吃了吧!钟书跟她讲道理,他还是要吃,以后可由他来剪。还有一次次店里送来扁豆,他们不识货,一面剥,一面嫌壳太厚、豆太小。忽然省悟,这是专吃壳儿的,是扁豆,焖了吃,很成功。这种趣景与我们心目中的大学者似乎很不搭调,是啊,童趣无价,这样的钟书和杨绛难道不是更可爱,更立体! 

  “我们这间房,两壁是借用的铁书架,但没有横格。年轻人用从干校带回的破木箱,为我们横七竖八地搭成格子,书和笔记本都放在木格子里。顶着西墙,横放两张行军床。中间隔一只较为完整的木箱,权当床头柜兼衣柜。北窗下放一张中不溜的书桌,那是钟书工作用的。近南窗,贴着西墙,靠着床,是一张小书桌,我工作用的。我正在翻译,桌子只容一沓稿纸和一本书,许多种大词典都摊放床上。我除了这间屋子,没有别处可以容身,所以我也相当于挪不开的物件。近门有个洗脸架,旁有水桶和小水缸,权充上下水道。铁架子顶上搭一块木板,放锅碗瓢盆。暖气片供暖不足,屋子里还找出了空处,生上一只煤炉,旁边放几块蜂窝煤。门口还挂着夏日挡蚊子冬日挡风的竹帘子。”这么辛酸的回忆在杨绛先生的笔下也是妙趣横生。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寒酸的家却充满了融融暖意,就是在这个看似凄凉的家完成了多少著作。家,本不需要太大的地方,有爱就好,温馨就好。 

  “碰到困难,钟书总和我一同承当,困难就不复困难;还有个阿瑗相伴相助,不论什么苦涩艰辛的事,都能变得甜润。我们稍有一点快乐,也会变得非常快乐。所以我们仨是不寻常的遇合。”也许,这就是爱的力量,家的力量,我们仨叠加在一起的力量。因为有爱,情怀可以诉说,痛苦可以解脱。因为有家,孤单时有人相陪,无助时有人安慰。杨绛先生简短的话语,却包含了万千。 

  (二)淡 

  “我们这个家,很朴素;我们三个人,很单纯。我们与世无求,与人无争,只求相聚在一起,相守在一起,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。”杨绛先生如是说。 

  手上一杯茶,桌上一瓶花,墙上一幅画,床头一本书。闲品清茶,静观开花,抬头赏画,低头抚书。意定,心闲,既要一份平淡,又要一份淡然。这是多少文人墨客的精神向往,古来圣贤却有几人如此超脱。 

  “我平常看书,看到可笑处并不笑,看到可悲处也不哭。钟书看到书上可笑处,就痴笑个不了,可是我没见到他看书流泪。圆圆看书痛哭,该是像爸爸,不过她还是个软心肠的小孩子呢。”杨绛先生一家看书、爱书、痴书自不必说,“钟书”不也是超脱的表现?在现在这个流光溢彩、光怪陆离的世界,嗜书如命者更是意定心闲,清平淡然之人了。 

  政治运动虽然层出不穷,杨绛先生和钟书从未间断工作,他们总能在工作之余偷空读书。这更是常人不能为、不会为,淡出一个怪圈,淡出一个世界,只有一颗无比包容的心才能在这样的坎坷中超然脱俗。杨绛先生笑称自己“以勤补拙”,尽量读工作范围以内的书。恰在反右那年的春天,她的学术论文在刊物上发表,当时并未引起注意。钟书1958年出版《宋诗选注》。反右之后又来了个“双反”,随后所内掀起了“拔白旗”运动。恰恰杨绛的论文和钟书的著作都是白旗。尤其苦了“我这面不成模样的小白旗,给拔下又撕得粉碎。我暗下决心,再也不写文章,从此遁入翻译。钟书笑我‘借尸还魂’,我不过想借此‘遁身’而已。”如此遁身,不是惊悚害怕的逃脱,是淡然一笑的洒脱。 

  小说《围城》改为电视剧,钟书一下子变成了名人。许多人慕名从远地来,要求一睹风采。他不愿做动物园里的稀奇怪兽,杨绛先生只好守住门为他挡客。 “他并不求名,却躲不了名人的烦扰和烦恼。假如他没有名,我们该多么清静!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:从此,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。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人间也没有永远。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。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”如果说对坎坷淡然是对人生看穿的小境界,那么对名利淡然就是洞穿世间的大境界。追名逐利似乎已经“进化”为人的本能了,难为众人为名利奔波而苦不堪言。 

  杨绛先生总是在该甜的时候,只是轻轻地微笑;在该苦的时候,淡淡地忧伤。似乎一切都没有按照预定的发生,却举重若轻,波澜不惊。善心处于顺境,静心安于逆境。清清浅浅,简简单单,一份淡然,一份超脱,一份豁达。 

  (三)惜 

  “阿圆屋里灯亮着,两只床都没有了,清洁工在扫地,正把一堆垃圾扫出门去。我认得一只鞋是阿圆的,她穿着进医院的。我听到邻室的小马夫妇的话:‘走了,睡着去的。这种病都是睡着去的。’” 

  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。一九九七年早春,阿瑗去世。一九九八年岁末,钟书去世。三人就此失散了。如此让人仰慕、让人疼惜的家这么轻易地失散了。驿道上风沙满天,杨绛先生却依然坚强地走着,她说,“剩下的这个我,再也找不到他们了。我只能把我们一同生活的岁月,重温一遍,和他们再聚聚。”因为有家,因为有爱,因为有惜。 

  一家人的生的相惜也体现在多个细节。记得阿瑗大学毕业时,杨绛先生还种种担心“工作如分配在远地,我们的女儿就流失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。”但是事情往往意想不到。“学校分配阿瑗留校当助教。我们得知消息,说不尽的称心满意。”在那个年代,毕业生得服从分配。而分配的工作是终身的,“这就意味着女儿可以永远在父母身边了”,难怪的“称心满意”。比如,说到他们仨每次有人出差,总会带回家一些“石子”,详细地记下在外的生活和趣事。附录中的照片和信件更是一家人相爱相惜的真实写照,比如女儿给爸爸的速描画,钟书为杨绛先生理发的照片……这点点滴滴碎纸片都让视为珍宝收藏其间。 

  人的一生,很是奇妙。一人来,两人行,三人聚,一人去,两人念,三人散。逝者不可追,往者不可留。正如所说“剩下我一个,就好比日暮途穷的羁旅倦客”。花开花谢花失落,潮起潮落尘世过。不过都是过眼云烟,不过都是生命过客。唯有重情,才会安宁。唯有珍惜,才会永恒。  

  拨开路途的迷雾才是风景,不离不弃的真情才是风景,铭刻在心的风景才是人生的修行。

  《我们仨》看的让我泪流满面,犹如一把利剑刺痛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儿子望着我,怔了怔:“爸爸,妈妈为什么哭……再也不让妈妈看书,妈妈不要哭!呜呜!我们一起搭积木……” 

  (作者单位:鄂尔多斯市检察院 白梅)

 
本院概况
领导介绍
机构职能
检务须知

利来登录的版权所有:内蒙古自治区镶黄旗人民检察院

        地址: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镶黄旗新宝拉格镇

      利来登录的技术支持:正义网

本网网页设计、图标、内容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或建立镜像,禁止作为任何商业用途的使用。